中国江西网赣州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鹰潭 赣州 宜春 上饶 吉安 抚州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赣州频道  >  赣州人物
钟祖鉊:“16个兄弟当红军,只剩3个”
2017-08-04 15:14:44    来源:赣州晚报
编辑:王盛泉    作者:谢东琳
字体:   | 赣州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18507970533
赣州新闻热线:18507970533 网上曝料QQ:1342680324 站长:王盛泉(13803589582 )

  钟祖鉊说,一起去当红军的,3个回来了,另13个成了烈士。记者谢东琳摄

  钟祖鉊现年102岁,红军失散人员。1915年生,赣县区南塘镇石院村人,农民。1931年春,与16名钟氏兄弟一起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9月,在兴国老营盘战斗中,哥哥壮烈牺牲,他拿着大刀参加战斗;之后,会武功的他被指导员留在身边当警卫员。1933年5月,被调到瑞金沙洲坝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不久,被派往“二苏大”礼堂后挖防空洞。1934年春,被飞机炸伤,送红军医院救治;10月,战略大转移途中因重病被送回……

  4月13日,钟祖鉊戴上手套、拄着拐杖从房间走出来,经过厅堂墙上毛主席画像前,习惯性行3个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光影中,他两耳后有2个包,格外醒目。行礼后,他才坐下接受记者的采访。“当年一起参加红军的16名钟氏兄弟,后来只剩3个。钟祖高、钟对照和我回来了,他俩残了,缺手缺脚,我只是两耳后中弹,另13个成了烈士并绝户!”钟祖鉊双眼噙满泪花,声音哽咽……

  “土地革命时,我家5口人,爸妈、哥哥、我和童养媳,没饭吃,租田作。哥哥祖标大我3岁,红军来到南塘给穷人分田地后,他就参军去了,还在红三军团某部当了一名参谋长。童养媳谢良凤大我6岁,红军来后她当了妇女主任,带领洗衣队、担架队、宣传队做工作,动员村民罗桂香她们当红军。”

  “1931年春,哥哥托人捎口信回来,说前方连打胜仗,但战事和人员吃紧,弟你16岁了,该参加红军,积极保卫苏维埃政权。爸妈和良凤知道后,都说,去吧!红军是大恩人,我们就要跟他们干,但要莳完田再出发。”

  “我们钟家的男丁从小习武。那天早上练拳时,堂兄祖高说,你要去当红军?我和你一起去。其他兄弟听后,也要去。结果,我们一行16人,结伴前往田村报名参军。”钟祖鉊说,他还主动要求分在哥哥所在部队。

  “当年8月的样子,部队前往兴国高兴。一场雨后,我们正在修工事,一个战友告诉我,你哥死了,他们部队在老营盘峡谷里打硬仗,死了好多人。我立马偷偷跑去找哥哥。狭长的溪沟旁,密密麻麻,好多尸体。我边喊哥哥,边翻看寻找。可是,没找到!”

  “在接下来的几场激战中,我虽然没发到枪,但一直挥舞大刀勇猛杀敌。我一个人可以对付好几个敌人,干掉他们好几个!指导员谭且得(音)很喜欢我,说小鬼头不错,竟然会功夫,留下给我当警卫员吧。团长刘金顺也同意了。”

  “战后不久,部队奉命向瑞金转移。行至东固附近,突遇敌机袭击,我左耳后中弹。那时候没药,只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出血化脓还继续行军。”

  “在瑞金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指导员身边,跟随他打反动地主武装占据的土围子、消灭苏区内的白色据点,转战大余、宜黄、宁都、南丰等地。他对我很好,还教我唱歌识字。”

  “1933年5月,我被调往沙洲坝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不久后,被安排去‘二苏大’礼堂后面小山包挖防空洞。我们分组轮班进行作业,日夜不停歇。我们这组多半白天干活,晚上学文化。经过好几个月的奋战,一个可容千人的防空洞才完工。”

  “1934年春的一天,敌机突然出现在沙洲坝上空。那天我正在值勤,被突然袭击的敌机炸晕。醒来后,耳边还一直轰轰响,红军医院的医生说我左耳后的旧伤没好,右耳后又中弹了,可能会影响视力或听力。因药品稀缺,我的伤口一直发炎,时好时坏。治伤的七八个月里,我没事就跑去帮医生包扎,或去厨房帮忙做饭、养猪等。”

  “1934年10月,部队即将大转移,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上级批准归队。夜晚,我们刚休息,就被叫起紧急集合。每人发了5斤糙米,便开始出发转移。行军途中,白天常有敌机在头上飞,只好戴上树枝伪装好,待在原地,下雨也无处藏身;晚上,深一脚浅一脚摸黑急行。大概走了五六天,我们在上高岭停下来休整。这时我全身长毒包,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额头和眼眉上的包肿得把眼睛都遮住了,我本就有点青光眼,这下什么都看不见,还全身发烫,喘不过气来。夜里行军,我很小心,可还是掉进了水塘里。被救起后,指导员说你病得很严重,还是叫人带你去开介绍信,领了路费回家吧。当时,我死活不愿离开!指导员说,小鬼别伤心,病好了再来找我们。可红军走后,南塘已被白军占领。”

  “爸妈找族人借了10块大洋,求伪保长给我和我媳妇谢良凤保命。可听说白军在田村杀害好多人,我们夫妻和一些同志只好躲到枫树江那边的山里,等候红军的消息。可等来的,只有白军抓壮丁的消息。后来,风声没那么紧了,良凤又怀着孩子,我们便偷偷回家,白天躲起来,晚上干农活。”

  “嗨,我的哥哥噢,我怎么就没找到你?要是能活到现在,该多好!就可以一起享共产党的福了。吃得好,住得好,儿孙孝顺。”

  “良凤是个好有主张、好能干的女子,为我生养了8个儿女。可是,她在1994年走了。”“前年,子女给我过百岁生日,那天我发了100个红包!就是说,我家有100口人了。”

  “‘二苏大’礼堂后面挖防空洞时,我们个个都好发狠,分组比赛,累了就唱《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老人断断续续却坚定有力的歌声,和他坚毅的眼神一起,飘向天际。(记者谢东琳整理)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点击排行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