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赣州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鹰潭 赣州 宜春 上饶 吉安 抚州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赣州频道  >  赣州财经
争奔富,夺芬富,抢迈颂,丢富邑,富邑集团连个中文名字都不会起吗?
2017-11-24 15:43:47    来源:中国网
编辑:鼎城    作者:
字体:   | 赣州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18507970533
赣州新闻热线:18507970533 网上曝料QQ:1342680324 站长:王盛泉(13803589582 )
最近,中文奔富商标之争成了网络热点,奔富也因此成了微博热词。 好奇之下、溯及历史,才发现: 在博友们关注的这个热点词条背后,其实是一场正在进行的中文“奔富”商标暗战

  最近,中文奔富商标之争成了网络热点,奔富也因此成了微博热词。

  好奇之下、溯及历史,才发现:

  在博友们关注的这个热点词条背后,其实是一场正在进行的中文“奔富”商标暗战;

  在媒体广伸触角深挖热点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外国莽汉脱光了衣服持刀截胡的活报剧;

  在吃瓜群众呆看剧情不明所以的表情背后,其实是一个叫富邑的葡萄酒巨人四处被打脸的N多狗血桥段——

  因为睁眼瞎,十几年前与中文“奔富”商标擦身而过,如今卖起了后悔药;

  因为失忆症,N年前丢了中文“禾富”商标,想改名“纷赋”却又与“芬富”撞脸;

  因为不长眼,被迫从“迈颂庄园”改成了“光之颂亿”,闹了个业界笑话;

  因为不看家,在争奔富、夺芬富、抢迈颂的过程中,才突然发现,“富邑”这个命根子已经被人一把掐住;

  ……

  ……

  错过奔富,失手禾富,撞脸芬富,舍弃迈颂,丢了富邑……自己本身并不拥有奔富商标,富邑集团却一直在自家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平台和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违规使用奔富名号,同时又对奔富凯帝庄等几乎所有与“奔富”相关联的商标提请无效注册和撤销注册要求。

  富邑集团身上发生的这一幕幕狗血桥段,不免让人开始怀疑某些人的智商:在中国市场上被杀得丢盔卸甲,做为一家驰骋国际市场的葡萄酒巨头,难道富邑集团竟然连一个中文名字都不会起吗?

  图注:富邑旗下跟中文奔富商标没有半毛钱关系的Penfolds品牌葡萄酒

  桥段之一:睁眼瞎错失“奔富”商标

  无缘“奔富”商标,却生出了抢的冲动

  因为中国消费者普遍喜欢“奔富”这个自带流量、深具口彩效应的喜庆名字,而且Penfolds可以有奔富、朋富、品馥、彭福尔德等多种多样的音译选择,于是富邑自认为自己的Penfolds品牌也可以叫做奔富。

  而事实是,十几年前奔富这个名字就放在那里,富邑在明明有机会把奔富注册成中文商标的时候却视而不见,等到李琛等人视若珍宝一样将“奔富”中文商标收入囊中,且奔富已经成为消费者心目中的知名品牌之后,才想起来要去争去抢,仗着自己家底厚、有钱,连吃相都不顾了。

  毕竟,把Penfolds这个词放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以英语为语境的国家,大家很容易理解Penfolds的词义,也能很快记住这个名字,但是在中国,能吗?最终,经过中国卖酒人的集体努力,奔富终于成了大家记忆最深刻的那一个词。但是,问题来了,中国消费者记忆最深的东西,难道就一定跟你Penfolds有关系吗?如果有人注册了“狗屎”这个商标,你会去抢吗?

  图注:李琛合法持有的第11618650号中文“奔富”注册商标

  奔富商标的历史真相,美人在侧,富邑却没有珍惜

  1995年7月19日,广州白马酒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中文“奔富”商标,后来因为商标到期后白马酒业未进行续展而重新成为公共资源,再后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李琛于2009年7月28日成为该商标的合法持有人。

  在中文“奔富”作为商标知名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从2011年2月份起,富邑集团才开始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中文“奔富”商标,可惜的是,富邑申请的多个“奔富”商标,申请一次被驳回一次,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成功的。

  2014年,看到申请注册中文“奔富”商标无望,富邑集团才开始挥起棍棒,希望通过打官司和到国家商标局申诉的方式来实现抢回“奔富”商标的幻想。打官司的目的是以“连续三年未使用”为由让法院撤销李琛持有的奔富商标,申诉的目的是通过商标局将李琛持有的奔富商标“宣告无效”。

  也许,在这里对富邑只能说一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当年,中文“奔富”商标之于富邑就像美人在侧,在商标到期白马酒业未进行续展而重新成为公共资源之后,只要富邑申请,根本就不会有李琛的机会。但是,事实证明,李琛和富邑,一个是慧眼识珠,一个则是“睁眼瞎”。

  图注:富邑集团在国家商标局注册的Penfolds英文商标,可以在中国市场合法使用

  奔富商标争夺战之现状

  或许因为PEnfolds品牌葡萄酒近期在中国市场有了傲人表现,并以井喷式发展为富邑集团扭亏为盈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富邑集团决心放手一搏,押下大注,其主要表现为:不仅以“三年未使用”为由向法院提起要求撤销其他人所持有中文“奔富”相关注册商标的诉讼,同时又向国家商标局提出了针对其他人所持有中文“奔富”商标的“无效宣告”请求和撤销他人已注册商标的要求,几乎是以发动“全面战争”的方式对其他人的“奔富”和关联商标发起了总攻,希望以此来规避本身不持有“奔富”相关中文商标的风险。

  如今,富邑虎视眈眈,几乎火器全开,决心以发动总攻的方式,通过司法诉讼和行政申诉两条线痛下狠手,以期能够从合法持有中文“奔富”注册商标的西班牙人李琛手中把这个商标抢过来。而李琛方面因为手中有粮、心中有枪,所以处变不惊、将军稳坐钓鱼台,一直用一种不温不火的方式对富邑葡萄酒集团发起反击。

  富邑集团全面提请撤销他人商标或对他人商标做“无效宣告”之举简单粗暴,凭借自身的财大气粗四处出击,誓将所有与“奔富”相关的合法商标拖到争议状态。而处于争议状态下的商标,一旦涉及诉讼或纠纷,不管谁对谁错,工商管理部门、法院、海关等政府部门一般均不予受理或者会做延迟处理,此举系富邑集团为自己的商标侵权行为找到的规避法律风险和法律打击的妙招,无形中也就为自己的“无票乘车”打通了中国市场之脉门。

  稍微拥有一点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事关商标侵权纠纷的案件,从商标局做出行政判决,再到法院一审、二审,最后到国家高院终审裁决,几个流程下来,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金钱花费,都不是普通人家能承受的——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在法院或商标局处理此类纠纷期间,注册商标的合法持有人是无法追究侵权方任何责任的。富邑集团敢于押下如此大的赌注,足见其对中国市场和法律的熟悉,并因此找到了漏洞和可乘之机。

  图注:未经授权违规使用中文奔富进行宣传,已经涉嫌商标侵权

  富邑缠斗李琛,至今未能占到便宜

  在李琛与富邑的攻防和对决中,到目前为止李琛依然占据上风,至少,富邑还没有占到李琛的一丝便宜:

  2017年1月12日,富邑集团通过媒体发声,称奔富商标权已归属富邑集团,因为李琛注册的第5662026号奔富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已经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在这种声音背后,富邑集团不愿意多说的是:虽然法院二审判决撤销了李琛持有的第562026号“奔富”注册商标,但是还可以继续由国家高院进行最后的裁决。而李琛手上还有另外一个注册号为第11618650的“奔富”商标依然有效,所以富邑集团目前不可能取得“奔富”的中文商标。

  司法诉讼,富邑没赢,行政申诉,富邑集团却实实在在输了——

  就在富邑葡萄酒集团和媒体弹冠相庆“奔富商标归属富邑集团”的时候,国家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有了动静,该委对富邑葡萄酒集团要求撤销李琛持有的第5662026号商标的申请予以驳回,宣布维持原商标,即注册号为第5662026号的中文“奔富”商标依然归属于李琛所有。这一局,富邑集团可谓完败。

  图注:李琛合法持有的第5662026号中文“奔富”注册商标

  桥段之二:“禾富”改名却撞脸“芬富”

  富邑集团旗下除了Penfolds品牌葡萄酒在中国市场卖得不错之外,前几年还有一个品牌——WolfBlass,这个品牌以前在中国市场被翻译成“禾富”,产品卖得也不错。

  先哲们经常会教育我们:人生路上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而那些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到两次的人,不是傻,就是呆,要么就是聪明到了记吃不记打的地步。

  与中文“奔富”一样,不知什么原因,富邑集团在WolfBlass品牌产品上市之初并未在第一时间注册中文“禾富”商标,在知识产权保护这条路上,富邑集团在“奔富”面前摔倒了一次,在“禾富”面前摔倒了第二次,在“迈颂”面前摔倒了第三次,在“富邑”面前摔倒了第四次……

  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富邑一次又一次以同样的姿势摔倒,不怪自己人怂腿软,却要怪别人跑得快,也真是让天下人都醉了。

  据了解,中文“禾富”商标系由富邑集团以前的代理商所持有,后来因为合作问题富邑与该代理商分道扬镳,WolfBlass品牌的中文译名不得不在2015年的9月份从“禾富”改名为“纷赋”,然而,富邑集团在申请中文“纷赋”商标的过程中,却与深圳一家公司早在2011年就已经申请的中文“芬富”商标撞脸,因为两个商标的读音完全相同,深圳这家公司已经就富邑集团申请的“纷赋”商标向国家商标局提出了异议。

  因为不持有中文“禾富”商标导致更名,而更名之后有撞脸“芬富”,使富邑集团此次的更名事件,成了业界的又一个笑谈。

  图注:中文“芬富”商标注册证书、对富邑集团所申请“纷赋”商标的异议受理通知书

  之三:从迈颂庄园到光之颂亿,脸丢大了

  如果说从禾富改名为纷赋是业界的一次笑谈,那么从“迈颂庄园”到“光之颂亿”,则是同样事件在富邑集团身上的重复上演,不禁让人开始怀疑人生。

  从迈颂庄园到光之颂亿,到底是个什么梗?且听细表:

  在2017年6月19日,富邑集团隆重推出了葡萄酒新品MaisonDeGrandEsprit,并以《富邑集团重磅推出法国品牌迈颂庄园,重新定义法国葡萄酒传统》为题宣告天下,然而,仅仅过了五个月时间,富邑集团在今年11月份悄悄将这个品牌的中文译名从“迈颂庄园”改成了“光之颂亿”,再次创造了进口葡萄酒圈的一个品牌笑话。“迈颂”作为MaisonDeGrandEsprit品牌的一种音译,显然要比“光之颂亿”顺口得多、直接得多、容易理解得多,也更加具有传播性,或许,假以时日,“迈颂”会成为进口葡萄酒界的另一个奔富也未可知。

  但是,算盘打得精却抵不上现实无情。

  在今年6月份富邑集团以“迈颂庄园”的名义推出MaisonDeGrandEsprit新品之前,宁波云海上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已经于2017年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这一天提交了“迈颂”和“迈颂特”两份商标注册申请。检索国家商标局网站,关于这两份商标,在商标流程状态一栏里有如下显示:2017年3月27日,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

  富邑集团于2017年2月21日也曾经向国家商标局提交了“迈颂庄园”的商标注册申请,但如今在商标流程状态一栏里的显示则是:2017年11月9日,等待驳回通知发文。

  从时间上推,也就是说,在富邑集团以“迈颂庄园”之名上市新品的时候,还信心满满,抱着“迈颂庄园”能侥幸过关的心理,而在11月9日获知商标申请被驳回之后,才悄悄把“迈颂庄园”改成了“光之颂亿”。虽然有些灰溜溜,但这一次富邑表现的很乖。

  图注:仅仅几个月之后,富邑大张旗鼓宣传的“迈颂庄园”就变成了“光之颂亿”

  图注:宁波云海上堂公司申请注册的中文“迈颂”商标已进入受理书发文状态

  图注:富邑集团申请注册的中文“迈颂庄园”商标处于等待驳回通知发文阶段

  之四:连富邑都被别人注册了,你还能姓什么?

  有个消息,中文“富邑”商标也不是号称国际葡萄酒巨头的澳大利亚富邑集团的,早在2013年8月2日,青岛的一家贸易公司就已经申请了注册号第13025538号的中文“富邑”商标。其后,辽宁锦州某公司于2017年4月24日提交的第23757051号中文“富邑”商标,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官方网站的商标流程状态一栏显示内容为:2017年6与1日,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

  从2013年青岛某公司申请注册中文“富邑”商标至今,富邑集团除了以中文“富邑葡萄酒集团”申请过一次商标注册之外(该申请已经被国家商标局驳回),期间并未有富邑集团就“富邑”商标提出注册和异议的内容显示。

  图注:中文“富邑”商标早在2015年1月30日就已经完成注册

  一点感想

  富邑集团在知识产权保护上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同样的雷劈中,这不是一个国际大品牌应该有的套路,也很难把这种遭遇归结于运气差。只能用一句话来总结:智商高的人不会总是这么倒霉!

  自家的后院如果看得紧,谁又能抢走你的东西?错过了注册中文“奔富”商标的机会,你可以说自己大意失荆州;因为不持有中国“禾富”商标而被迫改名,你可以说自己不跟别人一般见识;“纷赋”撞脸“芬富”,你可以说是另一种疏忽;当遭遇“迈颂”,再一次在知识产权保护这条路上滚落山崖的时候,你又该怎么形容自己呢?最后,竟然连中文“富邑”商标这个命根子都拱手让与别人,是不是很奇葩?是不是很好笑?

  在这里,不免要问一句:在中国市场,难道富邑真的连个中文名字都不会起吗?非要等到最后从别人手里硬抢?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点击排行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