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赣州频道
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鹰潭 赣州 宜春 上饶 吉安 抚州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赣州频道  >  赣州人物
杨福兰:打着连枪送红军
2017-11-29 11:37:15    来源:赣南日报
编辑:王盛泉    作者:谢东琳
字体:   | 赣州论坛 | 评论(
新闻热线:18507970533
赣州新闻热线:18507970533 网上曝料QQ:1342680324 站长:王盛泉(13803589582 )

  杨福兰说,连枪是竹子做的乐器,在肩上、脚上一敲很好听。记者谢东琳摄

  杨福兰

  杨福兰,1916年出生,红军失散人员,瑞金市叶坪乡人。1929年参加共产主义儿童团;1932年参加工农剧社;1933年春,送丈夫参加瑞金模范师;1934年底剧社解散,回家务农。

  “我家有3块烈士牌,一块是我没圆房的老公的,另两块是黄隆木、黄隆高哥哥的。他们都是红军,都牺牲了……嗨,出发时,我都打着‘连枪’、唱着歌去送他们!”近日,“最后的红军”口述史抢救性纪录工程采访团来到瑞金市象湖镇八一南路,采访红军失散人员杨福兰。腿脚不太灵便、记忆不很完整的她,坐在一楼房门前的藤椅上,一听记者提起红军,马上想到的就是老家门框上的那3块烈士牌,顿时眼眶湿润,声音哽咽起来。

  揭开尘封已久的往事,杨福兰讲述道:“我娘家在合龙乡圩上,我有两个姐姐,所以一出生,父母就把我抱给了合龙乡胜潭村的黄家做童养媳。我和我老公一起长大,13岁时一起参加儿童团,一起去放哨、查路条。16岁时,工农剧社来挑选演员,我被教官选上,然后去县城学习。教官们都好有文化,会打洋鼓、吹洋号、演洋戏,还会写剧本。蓝衫团团长李伯钊给我们发了一身蓝衫,三角形的上襟,里红外白,登台表演时,翻出红的代表红军,白的代表白军、土豪劣绅。有一次,我们去苏维埃中央政府演出,见到了毛主席,他在台上讲话,讲什么我记不到了,讲完我们就上去表演。演完后,毛主席和在场的红军将士都使劲鼓掌,说我们演得好!”杨福兰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

  “我们边学习,边去各地宣传演出,鼓舞红军战士的士气,慰问红军伤病员,对俘虏进行革命思想教育,开展扩红宣传,促进春耕生产。红军将士和群众都好喜欢看我们的演出,一见我们来了,就喊‘蓝衫团来了!演文明戏的来了!’住在好远的乡亲都来看。”

  略微沉思片刻,杨福兰说:“1933年春,中央提出‘创造100万铁的红军’的号召,我们的演出任务越来越重,主要以扩红为主。每逢大会、晚会、联欢、报捷会都要演出,有时还要去前线慰问红军。为了躲敌人的飞机,有大道不能走,要行山路,有时还行夜路。好远哦,翻山涉水!红五月扩红运动开始,我们就更少演戏了,以打‘连枪’配合《扩大红军》《武装上前线》的歌舞为主。我老公虽是独子,也响应号召,和堂哥隆木、隆高一起报名参加了瑞金模范师。当时我们都还小,还没圆房。”

  “那次送新兵好热闹,是人最多的一次,排了好长的队,敲锣打鼓,新兵个个戴了红花,好高兴。我和剧社演员们都打着‘连枪’,边歌边舞一路欢送。两边的群众手里挥着写有标语的旗帜,喊着‘红军万岁’,沿途摆着煮好的粥、菜干、蕃薯干、豆腐渣饼,都是群众送给瑞金模范师的新战士吃的。出发前,我老公笑着跑前来跟我说,‘兰妹,你等我,革命胜利就归来和你圆房。’可第二年就传来消息,瑞金模范师在广昌保卫战中牺牲了大半,他也牺牲了!”杨福兰叹息着,默默流着泪。

  记者问:“奶奶,‘连枪’是什么?”杨福兰说:“‘连枪’是一种自制的乐器,用一根一米多长的竹子做的,上下两端凿槽穿孔,系了铜钱。用它敲打人身上各个部位或地面,铜钱铃铃响,好有节奏,又便于携带。”

  杨福兰感慨道:“嗨!头年还打着‘连枪’、唱着《送郎上战场》的歌去送他,第二年就没了!为了延续香火,家公家婆从伯伯家过继了一个儿子,给我做老公,他是隆木、隆高的哥哥隆金,大我10岁,在苏维埃政府当干部。过继后,隆金哥改名黄志文。几个月后,中央红军北上转移,隆木、隆高哥哥都走了。团长说,工农剧社的文艺战士不走,要给留守红军打气,继续巡回演出。在独立营的掩护下,我们到各个红军独立团和游击队去慰问,演唱一些新歌。没多久,白军到处包围轰炸,留守红军的部队要分散进山打游击,剧社只有解散。团长说,你们年龄还小,都各自回家,等红军队伍打回来了,再召集大家。”

  杨福兰回忆,回去后,家里已被白军占领,家里分的田被地主收回去了,还提高了田租。家公一病不起,不久就去世了。“后来,一直没等到红军回来,我就和志文哥结婚了。田租好高,我们经常没饭吃。家婆为了不拖累我们,就改嫁走了。”杨福兰擦干眼泪说,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派人送来两块烈士牌,我们才知隆木和隆高哥哥都在长征时牺牲了。

  “嗨,3个人,3块烈士牌!”说完,老人凝视着远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论记者说什么,她都仿佛听不见。

  当记者起身离开时,突然听见杨福兰在轻声唱山歌:“送郎送到天井边,嘱咐亲郎心要坚,艰苦耐劳去革命,莫要心恋小娇莲;送郎送到大门口,嘱咐亲郎往前走,打倒敌人莫停留,家中事务不用愁;送郎送到十里亭,嘱咐亲郎慢慢行,革命成功回家转,再同老妹行长情。”微弱的歌声,是那么缠绵、那么悲壮、那么深情……(记者谢东琳整理)

订江西手机报:电信、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3元/月
相关新闻
网友留言
点击排行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